5分PK10-欢迎您

                                                        来源:5分PK10-欢迎您
                                                        发稿时间:2020-06-05 20:57:35

                                                        “驰援武汉,是一名医生的责任”

                                                        代表弗洛伊德家族进行尸检的法医病理学家迈克尔·巴登(Michael Baden)说,弗洛伊德死于持续压迫下的窒息。虽然弗洛伊德后来在医院被宣布死亡,但他实际上在倒地“大约4到5分钟后”就已经死亡。

                                                        目前肖文被关押在明州拘留级别最高的监狱——橡树公园高地州立监狱,保释金为50万美元。已经公布的独立尸检和官方尸检均认定弗洛伊德死于他杀(homicide),但给出的死因有所不同。

                                                        新京报:可以简单介绍一下当时的情况吗?

                                                        明尼苏达州大学刑法学教授理查德·弗雷塞(Richard Frase)指出,一级或二级谋杀的指控,要求检方证明肖文企图杀害弗洛伊德。但是针对肖文的刑事诉讼并未说明警察有杀害弗洛伊德的任何具体动机,这实际上就排除了更严重级别的谋杀罪名。

                                                        新京报:你曾是援鄂医疗队的成员?

                                                        乔治城大学法学教授、前检察官巴特勒(Paul Butler)解释称,这是因为针对警察的杀人罪指控非常罕见。自2005年以来美国大约仅有100名警察因在职行为面临过此类指控,到2019年,这些案件中仅有35名警察被判有罪。2015年格雷案件中,被起诉的涉事警察没有一人被定罪。

                                                        路透社报道,三名知情人士周三透露,继今年2月美国将5家中国主流媒体作为“外国使团”列管之后,预计至少再认定四家中国官方媒体为“外国使团”,加强对其在美国境内活动的限制。

                                                        克伦普在CBS新闻节目中表示,他希望这一层联系能将对肖文的指控升级为一级谋杀罪,因为“我们相信他知道乔治·弗洛伊德是谁”。

                                                        5月31日,新京报记者从锦屏县人民医院了解到,龙道勇曾为贵州省第七医疗队的援鄂医生,2月18日前往武汉在武汉市中心医院重症病房参加抗疫工作,一直到3月18日才从武汉返回。